紫苏喜欢苏

一直都很喜欢的就是: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不觉得大冬天的傍晚,这样的场景很美丽很温暖么???

Dear Bee,写给你,写给自己,也写给所有的你们



Dear哲哲:

拜启!

2014年的最后一天,以这种形式为你送上2015年的祝福。其实我是一个对时间流逝不甚敏锐的人,所以直到今天才恍然,原来2014年也就剩下这最后的一天了。

哲哲呀,2014年,你过得好么?先说说我吧。4月份用自己的积蓄去了日本旅行,算是向梦想迈进一步;6月份做了日本相关的旅游业,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放弃;8月底来到现在这样一个和我的人生不应有所关联的地方虚度光阴直到今天。我的2014年,就这样结束了。起落不多,奔波不少。

不知是时代还是我们自身的问题,总有些事情是自己想做却没有办法做的,总有些时候迷茫徘徊摇摆不定。我们没能去做一份光鲜的可以实现自身价值的工作,我们没能遇到一个温情的能够时刻陪伴的恋人,我们没能做到孝敬父母,我们没能实现独善其身,我们似乎在遭遇着种种不幸运。可是呀,在我想到还有你们这样的朋友在身边的时候,似乎就能让我看到一点点光明,似乎就能让我对自己的肯定增加一分。“我的朋友们都是这么优秀的家伙,所以我也一定不差吧!”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你们才会有的。

年龄大一点,就容易回忆往事。不那么忙碌时、心情低落时、困惑时,总想起那些在校园中一起度过的时光。那时候多鲜明呀,无所顾忌,笑笑哭哭都随心,大家都闪闪发光的。直至今日,还是会一想起就不禁微笑,不管是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都是那么美好的。

哲哲,你一个人在北京这些年,我很牵挂,也很想念。我知道你其实不善于忍受孤单的,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过好一个人的生活,给自己做美味的早餐,给自己选好看的衣服鞋子。我也相信着,未来的日子里,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他会成为你的光,它会成为你的一期一会,他会让你觉得所有孤单的日子都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

2015年,希望你的一切都有一个暂新的开始。愿二十来岁的你能美好的让未来的自己都嫉妒。

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


日本4月桜时节拍下的照片。4月在日语里叫做卯月(うづき),桜花给整个日本画上了一种日系少女般的妆容,柔美宁静小清新。

图一是京都头随便拍下的,有一种时间定格的感觉。图二是西日本大阪府的道顿堀,吃在大阪,这里就是吃货的天堂。图三是新宿的一个神社里面小小的重鸟居,鲜红的颜色真是太惹眼太美丽了,日本之美的一种体现。图四是某一晚住的酒店的走廊,很有巴洛克风的建筑,照片是清晨拍下的,阳光淡淡暖暖,很舒服,日本的阳光真的是那种暖黄色的。图五是浅草的一间小餐厅,真的很小很小,在里面点了一份天妇罗定食,和坐在旁边热情的大阪老爷爷聊天,老板娘还送了糖给我,so kind~。觉得这家小店有深夜食堂的那种暖心的感觉~!图六是偷拍日本小朋友放学回家,真心是萌翻了~~。图七多温馨,上野公园的街头艺人,午后的阳光,大片的樱花,观看表演的小姑娘,真心是心都化了。

我从未想过逼迫你什么,讲给你听也好,埋在心里也罢,其实我明白你都知道,你从未逃避过,断然拒绝才是你的样子。我们都该努力生活。

Marianne

Marianne,我是否该在这个时刻与你道别?

盛夏的傍晚,下起一场汹涌的雨

你坐在窗边,静静吟唱关于远方的歌

你的目光,注视着哪里

那是一个我不曾听过的地方

有花,有树,有海,有光

你计划着远行

可我却还没找到目的地

Marianne,请看看我,请听我说

我是否该在这个时刻与你道别

dreamland for you

你是闪烁的蝴蝶
在春天慵懒的午后
轻轻哼着歌。
你是指尖的萤火
在夏天雨后的深夜
闯入我的梦。
你是舞动的星子
在秋天落叶的脉纹
画下谁的脸。
而我
伏在冬天第一场雪后的树下
写你的名字。

总结感慨

大年初五。破五。立春。喜庆。吉祥。自从过了大年初一,就觉得时间极其的快。吃吃喝喝,吵吵闹闹。我家却是安宁的。难得,有些不适应。现在的年,年味越来越少,无非就是聚一聚吃一吃说一说比一比。更怀念的,还是小时候那种对新衣服压岁钱的期盼。我无法抗拒成长。回首一下去年,有人喜欢了我,我喜欢的人还是不喜欢我。就如今天,大家聚在一起自己做饭,吃过之后一起打牌消遣。到了回家的时间,只有他在默默的收拾狼藉的房间,没有人帮忙。我心疼,就去洗碗,洗那些别人吃过饭就不管了的碗。我不洗,他就不得不洗。我一边洗着,他过来塞在我口袋里几块糖,没有说话。我骗自己这是他在示好,他在努力接受我。其实,我比谁都明白,这是他在感谢我的帮忙。很单纯的感谢,也是一种很间接的拒绝。这让我想起那天晚上喝了酒,他去送别的女孩,我独自回家,本没有喝醉,却一定想要打电话给他。装着喝醉了一遍一遍质问他为什么不送我回家。他显得担心,问我在哪里,说要来找我。我执拗的问他到底有没有一丝一毫喜欢我。他很果断的说没有,还耐心劝我不要再执着于他。我开始哭,这时才发现自己也许是真的醉了。他劝我早睡,我道了晚安,他却连一句再见都不吝。哭着哭着睡着了。第二天见面,彼此默契的只字不提。可只有我知道,除了面子,我根本什么都没放下。不知何时,我能看开,走向下一段风景。

聚散

同事年后4月结婚,买了很多装修新房用的东西,借公司的车从上海开回安徽。我蹭车来旅行。600多公里,本应6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因为夜晚和大雾,持续了九个小时。到达安徽已经凌晨0点。安徽的夜晚不同上海,是真正的夜晚。黑并冷。同事叫出来自己的两个表弟一起吃了夜宵,聊了聊近况。不甚明朗,却是一边笑一边说着,如同暗藏嘲讽诉说着旁人的故事。我只是听。困了。凌晨3点。睡着。一夜无梦,很意外。认床症痊愈。早晨九点,醒来。吃过早饭,和同事去看了他们的新房,不错的装修。没人住,太冷。我不敢久待。下午,自己去市中心的商场闲逛。打电话给妈妈。我很想念她。晚上同事的朋友都出来一起吃饭。讲着往事,互相开玩笑,气氛融洽。我选择沉默。多么相似,让我想起我的那一群如呼吸般不会失去的朋友。忽然很难过。可是这样的环境由不得我哭。太突兀。所有的聚散,于身边真正关乎悲喜的人来说,都是又一次岁月沉淀后的证明。我期待着,也更恐惧。

2014

2014。新的一年。开始是好的,去看了期待已久的演唱会,见到了期待已久的人。过了1月1日,匆忙而充实。1月2日早晨起来,莫名的失落感包围了我。那种感觉就像丢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无从追本溯源,根本就是自我折磨。总结2013年,我只想说仍旧相信希望,只是脚步不听我的。它根本不容我向前迈进一步,死守原地,不时回过头,过去那么清晰,却又那么遥远。无病呻吟也好,自讨苦吃也罢,我不想向前走了,没有任何原因。中午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问我为什么元旦没有给她打电话呢?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敷衍的说本来想发短信的,最后睡得晚忘记了。妈妈相信了我,毫不怀疑,从小到大一直如此。我内疚辜负于这份信任。舍友的哥哥结婚了。舍友的男朋友过生日了。舍友放假了。基友去迷笛音乐节了。基友给妈妈买了pad air。蛇精病队友去无锡了。蛇精病队友想我了。我,还是那个我。沉迷于自我精神领域汲取神经病一样的温暖和快乐。矛盾到自己都认不清真实的自己。喜欢讨厌分沓而至,不能自已。2014会怎样?不追究。什么人什么事会是新的?不去想。今天阳光不错。

To dear Bee.To dear Me.

上海的又一个周一。天气晴,空气冷。lofter,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一个温暖人心的地方,感谢Bee。dear bee,现在你的名字是bea还是bee呢?若我弄错,请原谅。因为我还是喜欢叫你哲哲。初次打开lofter,看了哲哲写的东西,都是一些纤细敏感的,知冷知暖的心情。看完之后,有感动,有心疼,但更多的是共鸣。原来,每一个这样的我们,都是彼此相同的我。迷茫,软弱,胆小,爱哭鬼。无数次唾弃这样的自己,可又无数次无力回天的用各种荒唐幼稚的理由来劝慰自己去接受。终究不想做出改变,或者直白些,不敢做出改变。总认为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世俗格格不入,不是清高,只是不想世故。有时会想,是我排外,还是世界排外?哲哲,你也害怕空虚,对么?你为什么会害怕呢?不知道你的原因是否和我的相同。大学时代的我们,也许都没发觉彼此的孤单吧!那时的我,有一张不变的脸,永远挂着傻子一样简单快乐的笑容,以至于身边的每一个人也都因为这样的我而或多或少汲取了些温暖和欢愉,所以我相信,那时的我是真的快乐,孤单难免,深藏于心。可是,现在的我,真正开心的时光只有和老朋友打白天电话谈天说地东拉西扯的时候。大家说一说彼此的近况,聊一聊工作的不顺心,回忆回忆曾经的快乐,然后忽觉时光飞逝。可这只限白天电话,夜晚来临时,就会将自怜自艾放大,放大到一旦一丝触及过去的信息被大脑接收,泪腺便不可自持的崩溃。dear哲哲,这个世界变得和我想象不同了,你在远方,感受到时光洪流在我身上刻下的痕迹了么?但愿你的答案是否定,因为我希望不忘初心,简单生活。